“假新闻”还有的挑?美国媒体建制派这样选

文化精英们不是不要“民粹”,而是不要他们无法主导和利用的“民粹”,不是不要“假新闻”,而是不要他们反感的“假新闻”。我想恐怕只有这个解释才能够说明他们前后矛盾的态度。这也从侧面展现了欧美主流媒体作为“政治建制派”的社会角色。[全文]

2016年对于西方新闻业的知识精英来说几乎是灾难性的一年。这不仅体现在传统媒体发展前景的持续暗淡上,更反映在英国脱欧和美国大选等令新闻界错愕和尴尬的事件上。一系列调查数据能够更清晰地说明问题,主流媒体的民众信任程度已经下落到二战以来的历史最低点。

以美国的情况为代表,盖洛普的调查显示,只有32%的民众表达出对大众媒体的信任;皮尤研究中心的媒体信任统计数据是18%,而87%的“保守派民众”认为大众媒体在进行歪曲报道;美国新闻学会的调查结果更显严重,只有6%的美国公众对新闻界仍抱有充分信任。欧洲的情况也好不了多少,根据欧洲广播联盟(EBU)发布的报告,欧盟国家民众对主流媒体的信任度也基本在50%以下,持续降低的趋势同样明显。

从19世纪晚期开始,历经一百多年的发展,大众媒体和职业新闻群体不仅扮演着政治议程的推动者、“客观事实”的呈现者,还一直精心地将自己塑造成社会进步的引领者和普罗大众的代表者。在事业最为辉煌的年代,新闻业的知识精英曾经广受民众爱戴,主流媒体的报道和评论几乎就等价于西方社会的文化政治共识。而如今,这一切光荣的历史似乎正在烟消云散,新闻界不仅面临产业上逐步萧条的困境,也在感受着历史上少有的孤立和尴尬。

多年来对欧美新闻业的自由派腔调十分不满的保守政客和民粹运动领袖们开始迫不及待地落井下石。他们利用这场信任危机发动了一轮针对主流媒体的猛烈批评。在英国,独立党领袖、脱欧派代表人物法拉奇(Nigel Farage)在欧洲新闻界的峰会上趾高气昂地宣布:2016年见证了一场“政治革命”,迎来了“局外人”的胜利,www.461111.com。他当着众多知名记者的面,指责他们长期忽视底层大众的声音,最终使得主流媒体遭到底层的鄙视和抛弃。

标签 媒体 建制 美国 假新闻 新闻界